基本信息

中文名
黑客帝国
外文名
The Matrix
出品公司
华纳公司
制片地区
美国
导 演
安迪·沃卓斯基
编 剧
安迪·沃卓斯基
制片人
乔尔-希尔弗
类 型
动作
主 演
基努·里维斯劳伦斯·菲什伯恩凯莉·安·摩丝雨果·维文乔·潘托里亚诺,格洛丽亚·福斯特
分 级
R级
对白语言
英语
色 彩
彩色

剧情简介 编辑

第一部

在矩阵中生活的一名年轻的网络黑客尼奥(基努·里维斯)发现,看似
黑客帝国
黑客帝国 (2张)
正常的现实世界实际上似乎被某种力量控制着,尼奥便在网络上调查此事。而在现实中生活的人类反抗组织的船长莫菲斯(劳伦斯·菲什伯恩), 也一直在矩阵中寻找传说的救世主,就这样在人类反抗组织成员崔妮蒂(凯莉·安·摩丝)的指引下,两人见面了,尼奥也在莫菲斯的指引下,回到了真正的现实中,逃离了矩阵,这才了解到,原来他一直活在虚拟世界当中,真正的历史是,在20XX年,人类发明了AI(人工智能),然后机械人叛变,与人类爆发战争,人类节节败退,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把整个天空布满了乌云,以切断机械人的能源(太阳能),谁知机械人又开发出了新的能源---生物能源,就是利用基因工程,人工制造人类,然后把他们接上矩阵,让他们在虚拟世界中生存,以获得多余的能量,尼奥就是其中一个。尼奥知道后,也加入了人类反抗组织,在莫菲斯训练下,渐渐成为了一名厉害的“黑客”,并渐渐展露出与其他黑客的不同之处,让莫菲斯也更加肯定他就是救世主,就在这个时候,人类反抗组织出现了叛徒,莫菲斯被捕,尼奥救出了莫菲斯,但在逃跑过程中,被矩阵的“杀毒软件”特工杀死,结果反而让尼奥得到了新的力量,此时真实世界中的崔妮蒂紧依著尼奥和他对话并深深的吻了他,感受到真实世界的深情之后尼奥仿佛顿悟一般地复活了!复活后的尼奥对自己“救世主”的身份已无丝毫怀疑,明白到自己可以重写矩阵内程序的能力。他马上入侵了其中一个特工程序——史密斯,令史密斯烟消云散,消失得无影无踪,其他的特工程序吓得落荒而逃。
从此,人类与机械的战争,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之后的故事在黑客帝国2:重装上阵中继续发展。[1]

第二部

上回说到尼奥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能力和使命,在中弹“复活”的同时,他也变成了无所不能“救世主”。结尾的“飞升”象征着人类超级英雄的诞生:尼奥将带领锡安基地的人民,打响对机器世界的反击战,并将以胜利者的姿态结束这场战斗,还人类以自由之身。他的使命会实现吗?母体会那么甘心被摧毁吗?
实际上,整个《重装上阵》是尼奥探寻自己使命背后真相的过程,他要为自己的行动寻找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在上集打败密探史密斯、救出墨菲斯之后,尼奥随同亲密爱人崔尼蒂和其他战友一起,乘坐Nebuchadnezzar号飞船返回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类据点——锡安基地。在那里,他们和其他自由战士们聚集到了一起,其中包括墨菲斯的甜蜜冤家——奈奥比美眉。另外,基地的政治家们也上场了。
就在这时,母体系统决定“先下手为强”,派遣了为数250000的电子乌贼大军,开始进攻锡安基地,微弱的基地防守力量根本不足以对抗如此强大的机甲兵团,看来人类最后的香火也岌岌可危;当然,墨菲斯他们的飞船上有各种各样的资料,自然少不了中国那几本名为《左传》和《史记》之类古籍的电子版本,尼奥他们一下便想到了“围魏救赵”的良招,决定再次潜入母体,从内部破坏它,最后达到消灭机甲兵团的目的。同时,尼奥也想再和“先知”谈一谈,以便更多地了解自己的神圣使命。
可是,“母体取经”的道路注定是凶险多端的:在寻找母体系统内唯一知道系统弱点的“制钥者”的过程中,NEO、墨菲斯和翠尼蒂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敌人的能力升级了,数量更是增多了,尼奥的超能力受到致命的挑战,墨菲斯和翠尼蒂对NEO的信心也受到无情事实的打击。但是在万物之源,尼奥了解到的却是动摇之前所有认知的真相。[2]

第三部

黑客帝国3:矩阵革命 黑客帝国3:矩阵革命
在《黑客帝国》系列电影最后一集中,延续上集《黑客帝国2:重装上阵》的故事,并揭晓机器与人类的最终命运。
面对如潮的电子乌贼,人类城市危在旦夕,墨菲斯和崔妮蒂等欲与入侵者决一死战。此时,“救世主”尼奥的身体和思想却意外分离,后者再度陷入到“母体”中。墨菲斯和崔妮蒂也不得不回到“母体”和守护天使一起寻找他。
锡安的局势越来越危险,机器的攻击却丝毫没有因为人类的反抗而减弱。此时,被叛徒射瞎双眼的尼奥,依然想通过希望去实现预言。这时,特工史密斯控制了先知,并变得越来越强大,威胁到了整个"母体"的稳定。在返回锡安的途中,飞船遭到电子乌贼的突袭,崔妮蒂死了,重伤的尼奥来到机器城市
虽然在重重阻碍中,尼奥借由救世主不分世界的超能力成功进入机械城市,但崔妮蒂在此牺牲。尼奥进入机器城市后,与矩阵的造物主(其地位相当于诺斯底主义中的上帝,详见“缓和二元论”处)达成停战协议。
代价是尼奥必须进入矩阵,删除叛逃异变的强大病毒—史密斯。经过一番苦战之后,尼奥败了,被史密斯所感染复制,但是造物主也因此获得了史密斯的代码,从而成功将其清除,在最后一刻救了仅存的人类还有被机器大军破坏殆尽的锡安城,机器世界与真实世界都获得了和平,人类从此可以选择生活在矩阵或现实世界,而造物主也承诺不愿生活在机器世界(母体)的人类将会获得自由。在最后,先知暗示救世主还会回来。
在和机器的谈判中,机器答应为了人类和机器的共同利益,尼奥去消灭史密斯,而机器不再摧毁锡安。人类迎来新的和平。[3]

演职员表 编辑

演员表

角色 演员 备注
托马斯·安德森/尼奥 基努·里维斯 ----
莫菲斯 劳伦斯·菲什伯恩 ----
崔妮蒂 凯莉安摩丝 ----
史密斯特工 雨果威明 ----
先知 Gloria Foster ----
塞弗 Joe Pantoliano ----
坦克 Marcus Chong ----
艾波克 Julian Arahanga ----
耗子 Matt Doran ----
开关 Belinda McClory ----
多?泽 Anthony Ray Parker ----
Agent Brown Paul Goddard ----
Agent Jones Robert Taylor ----

职员表

制作人 安迪·沃卓斯基Andy Wachowski、拉娜·沃卓斯基Lana Wachowski
监制 Bruce Berman
导演 安迪·沃卓斯基Andy Wachowski、拉娜·沃卓斯基Lana Wachowski
编剧 安迪·沃卓斯基Andy Wachowski、拉娜·沃卓斯基Lana Wachowski
摄影 比尔·波普Bill Pope
配乐 唐·戴维斯Don Davis
剪辑 Zach Staenberg
艺术指导 Owen Paterson
美术设计 Hugh Bateup、Michelle McGahey
服装设计 Kym Barrett
视觉特效 Lynne Cartwright 、John Gaeta
展开

影片解析 编辑

【Matrix的前世今生】
当我在11月5日下午2点整坐在华纳公司的电影院里,等着Matrix完结篇全球同步开始的时候,心里的不能说是平静的。我看到虽然是周四的下午,还是有很多人都从公司里,从学校里逃了出来,这个最大厅竟然座无虚席。连第一排都坐满了人。我实在怀疑他们在离银幕只有几米的距离下,怎么看得舒服?电影开始后,奇怪的感觉马上就来了。从5月看第二集到11月看第三集,因为情节上是紧接着的,而且,周三我才去了IMAX看数码版复习了一遍第二集,我突然一阵恍惚,觉得这6个月怎么一下子就过来了,我好像还是
《黑客帝国2》剧照
《黑客帝国2》剧照 (18张)
在6个月前还是坐在这个厅里看第二集刚刚结束的感觉。混沌之感满足于心。影片结束后,贪婪的我坐在椅子上把片尾的字幕全部看完,还不愿意离去。先不说片子的好坏和启发。最大的感觉就是失落感,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再去这样期待一部电影!再期待,也已经结束了,心里空荡荡的。
这个系列的电影已经完全结束,大家的讨论是一浪高过一浪。给大家转一个我最信服的观点过来,希望有所帮助。当然了最后的答案,应该都在那张超级庞大的9张D9盘里,大家到时候看的时候,打开导演音轨,一切就都明白了。
我看了很多有观MATRIX的评论,发现有些仁兄或者是没看MATRIX动画版或者是没玩MATRIX游戏版,他们对MATRIX一知半解,对MATRIX这个结构逻辑严密的系统有一些不正确(或者说是非官方)的解释,而这些解释所衍生出的种种“浪漫““奇幻“的猜想(如ZION虚拟说,NEO超能力说,甚至在科幻片里最忌讳的宗教神秘说等等)让人哭笑不得,我不得不把各个版本MATRIX里对MATRIX系统的各种描述做个总结,让大家对电影的情节有更好的理解。
什么是Matrix(矩阵)?
Matrix的本意是子宫、母体、孕育生命的地方,同时,在数学名词中,矩阵用来表示统计数据等方面的各种有关联的数据。这个定义很好地解释了Matrix代码制造世界的数学逻辑基础。在电影中,Matrix不仅是一个虚拟程序,也是一个实际存在的地方。在这里,人类的身体被放在一个盛满营养液的器皿中,身上插满了各种插头以接受电脑系统的感官刺激信号。人类就依靠这些信号,生活在一个完全虚拟的电脑幻景中。机器用这样的方式占领了人类的思维空间,用人类的身体作为电池以维持自己的运行。
在电影中,Matrix是一套复杂的模拟系统程序,它是由具有人工智能的机器建立的,模拟了人类以前的世界,用以控制人类。在Matrix中出现的人物,都可以看做是具有人类意识特征的程序。这些程序根据所附着的载体不同有三类:一类是附着在生物载体上的,就是在矩阵中生活的普通人;一类是附着在电脑芯片上的,就是具有人工智能的机器;这些载体通过硬件与Matrix连接。而另一类则是自由程序,它没有载体,诸如特工、先知、建筑师、梅罗文加、火车人等。
Matrix是一个巨大的网络,连接着无数人的意识,系统分配给他们不同的角色,就象电脑游戏中的角色扮演游戏一样,只是他们没有选择角色的权利和意识。人类通过这种联网的虚拟生活来维持自身的生存需要,但Matrix中的智能程序,也就是先知的角色,发现在系统中有1%的人由于自主意识过强,不能兼容系统分配的角色,如果对他们不进行控制就会导致系统的不稳定,进而导致系统崩溃。因此编写Matrix的智能程序,也就是建筑师就制造了“救世主”,让他有部分自主意识,并成为觉醒人类的领袖,带领他们建造了锡安。
什么是Zion锡安)?
“Zion(锡安)”一词在《圣经》中,是所罗门王建造圣殿所坐落的山,位于圣城耶路撒冷。而在犹太教中,“锡安”代表着上帝的荣耀,是神的救赎来临的标志。当大地被毁灭后,人类将在锡安接受最后的审判
在电影中,“锡安”是指那些从Matrix中被解放的人类所栖居的家园,位于地球深处,依靠地热作为能源,成为人类对抗Matrix和机器之城的最后基地。电影用这个名字来命名人类的最后家园,象征着这里是正义得到彰显的地方,是对抗机器的圣地。有影迷根据剧情推测:zion 所在的世界其实是另一个母体,是超智能设计的让本身升级的另一套程序。更有人认为,“真实世界”中的zion所在的世界是用来蒙蔽那些觉醒者(占Matrix中人口总数1%的那些人)的一个更接近真实世界的一个更大范围的“母体”,这个所谓的“母体”——zion所在的世界是用来取代影片中的母体的升级版本(他们暂且把它叫做Matrix2)!……然而很多人不理解官方对影片的描述,这些观点明显与下文讲述的动画版影片(官方发布)以及相关游戏作品的内容不相符。
锡安的议会结构很象古罗马的元老院,是兼有立法和管理权的国家机构,制定一切法律和制度,通过执行官进行管理。
锡安是由占据Matrix 人口总数的1%的觉醒者构成的,其中主要是以有色人种为主,尤其是议会里的议员和战舰的船长等高层人员,都是黑人。而电影中之所以这样设置锡安的人口,主要是为了体现多民族的融合与宽容,因为这是一个讲述人类对抗共同敌人的故事,人类自己首先要团结,要实现大同的理想。而从另一个角度讲,在西方主流科幻电影中,破败的未来以及非白人的世界,一直是最重要的两个视觉元素沃卓斯基兄弟作为科幻片导演,自然会在电影中加入这两个西方电影观众耳熟能详的视觉元素。
Matrix中的救世主
Matrix是一个建立在数学基础上的严整系统,一切都是有规律的,包括特工们和尼奥的超能力在内,都是包含在这个系统中的。而尼奥这个“救世主”的产生,则和数学中的哥德尔命题有关。奥地利数学家哥德尔在1931年发表了题为《论《数学原理》及有关系统的形式不可判定命题》的论文,其中提出这样一个观点,在任何数学系统中,只要其能包含整数的算术,这个系统的相容性就不可能通过几个基础学派所采用的逻辑原理建立。简单地说,就是在任何系统中,总有些真理是游离于逻辑之外的,这些真理就叫做歌德尔命题。
在Matrix中,尼奥就是在Matrix这个严整系统中不能被数学推得的歌德尔命题,不符合系统的规律。(建筑师对尼奥的谈话中涉及部分)当尼奥重生后,他就担负起系统所有的扰动,所有的规则在他面前都变得透明,因此他能够看到系统中别人所看不到的东西。先知叫尼奥回到源头去终止灾难,在数学逻辑中就是将歌德尔命题变成整个系统的一部分,当作系统的一个变量,从而消除整个系统的不确定性。如果尼奥当初选择了毁灭锡安的门,他所携带的代码将反馈给系统,将系统的稳定性提高到一个新阶段。而这个选择的前提则是系统中没有斯密斯这个狂人。但从数学的角度上来说,这样的稳定也是暂时的,不是对系统的彻底修正,新的系统还是会产生自己的歌德尔命题,从而继续这个轮回。这就是为什么在尼奥之前会有五任救世主的原因。
按照建筑师最初编写救世主时的任务,救世主的使命就是在锡安运行一段时间后,将锡安的代码带回到Matrix的源程序进行重装,同时机器摧毁锡安,完成Matrix系统的升级。之后救世主将按照初始设置,带领16女7男返回真实世界,再开始重建锡安,等待下一代的救世主。而尼奥与前任们不同的是,建筑师在他的意识中编写了关于爱的编码,这本来是系统处于不断升级的需要,也是考察人类反应的新实验。但这个关于爱的编码,不但导致了尼奥在第二集中做出违背程序设置的选择,而且在第三集中将“爱情”升华为“博爱”,从而最后终结了战争,终止了矩阵和锡安之间的循环。
特工史密斯
电影中的特工史密斯实际上就是矩阵这个程序世界中的杀毒程序,他们在矩阵中是没有身体的,由于他们是杀毒程序,所以他们被矩阵赋予了超越常人的能力。在矩阵中他们具有改写人类角色程序的能力,所以可以不断借用他人身体。
尼奥最后可以战胜特工,实际上是因为他复活后具有了识别矩阵代码的能力,并可以轻松改写这些代码,所以特工就不能再利用超能力战胜他了。
特工史密斯被尼奥消灭后,因为在他被尼奥消灭前明明是他先杀死了尼奥,所以这就导致了一个逻辑错误。因为这种程序上的逻辑运算错误,导致了特工史密斯不但拒绝被系统删除,而且由杀毒程序变成了病毒,最后危害到了整个矩阵世界。
因为这个逻辑错误是由尼奥导致的,所以特工史密斯就变成了和尼奥相对的负极。最后尼奥选择了让史密斯感染自己,在复制过程中矩阵掌握了史密斯的代码,最后才得以将他们两个同时删除,使矩阵回到了平衡。
尼奥(Neo)/托马斯·安德森(Thomas Anderson)
在希伯来语中,托马斯的意思是双生。这象征着尼奥平时的双重身份:一个是程序员托马斯·安德森,一个是黑客尼奥。而安德森在希伯来语中的含义是“人之子”,这正是耶稣的身份。
组成Neo(尼奥)的这三个字母掉转顺序后就可以组成“one”,表示他就是那个拯救人类的救世主“The One”。而“基督”一词在希伯来语中的本意就是“被指定的那个人”——The One。
在希腊神话中,墨菲斯是梦神,拥有改变梦境的能力。在电影中,墨菲斯是把人们从梦境般的虚幻世界中唤醒的指路人。
崔尼蒂(Trinity)
Trinity的意思是“三位一体”,在基督教中,“三位一体”指得是圣父、圣子、圣灵。而在现代心理学的奠基之作《梦的解析》一书中,“三位一体”指代了女性意识,她能够进入神秘的领地和完美的境界。
先知(Oracle
Oracle的希腊语本意是解惑、传递解释神的预言,可以是人、地方,也可以是物品。这些预言通常是模糊的,是现实的一种扭曲,所以能解释的人一定要很有智慧,但即使是他们也不一定能保证预言正确。先知的目的是用自己看到的模糊景象指导信徒,但不能帮他们做决定,决定本身完全取决于人们主观的意愿。
史密斯(Smith)
英文中的Smith意思就是铁匠,而他的车牌号是IS 5416,这都暗含着宗教含义。在《圣经·以塞亚书》第54章16节里说到:吹嘘炭火,打造合用的器械的铁匠是我所造;残害人、行毁灭的也是我所造。这正暗指特工史密斯在矩阵系统中的作用——消灭一切危害矩阵运行的异常程序。
梅罗纹加(Merovingian)
梅罗纹加是法国封建社会中六个王朝的第一个,欧洲中世纪的黑暗历史正是从梅罗纹加王朝开始的,经历六朝,正符合电影中矩阵曾经有六代版本的故事。在电影中,梅罗纹加是一个曾经很有力量的人,而且他喜欢说法语,居住在法国式的城堡中。
法国的梅罗纹加王朝也是欧洲浪漫神话的发源时期,而这些神话的核心人物则是“堕落天使”,他们因为背叛上帝被赶出天堂,撒旦正是这些堕落天使的首领。这也正符合电影中梅罗纹加在矩阵中的身份——他是所有背叛矩阵的程序人的首领,利用自己的能力来对抗矩阵。
塞拉夫(Seraph
塞拉夫是先知的守卫者,这个名字在欧洲中世纪神话中是天使9个等级里级别最高的六翼天使。当尼奥在矩阵中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代码呈现了与众不同的金色。塞拉夫在矩阵中的作用相当于保护先知不受侵害的防火墙,非常有力量,曾经打败过史密斯。
卡玛拉在梵语中的意思是“莲华”,代表的是清净。在佛教中有句真言就叫做“卡玛拉”。在影片中,卡玛拉是一个由程序自行产生出的新程序,是矩阵世界中第一个由人工智能培养出来的智能程序。在影片结尾暗示了她具有改变矩阵世界代码的能力。
“一”的象征
尼奥是THE ONE,是一。在《梦的释析》中,“一”表示“所有创造的第一推动,多元性诞生的唯一原则,在梦中,它代表一切生命的源头,存在的基础”。
在第一集中,尚是托马斯.安德森的尼奥的公寓门牌号是101。
梅罗文加的餐厅在101层,说明他可能是以前的救世主。
第二集大战病毒双子星幽灵时打架的高速公路是101,连载高速公路上追逐相撞的卡车上都写着101.
第二集崔妮迪用来攻击Matrix能源站的密码是“Zion101”。
第二集尼奥和先知见面的广场,那个出入口的门的两侧,分别喷了两个“ONE”。

角色介绍 编辑

《黑客帝国》第一集固然看得大家拍案叫绝,其实出场人物极其有限,也就那么十来个人,包括那三个密探。到了第二、第三集可就不同了,角色数量暴增。也难怪嘛,NEO他们回到了人类基地,两个阵营内都有新人出现。这些家伙都是什么底细呢?
慢着,为了避免“喜新厌旧”的罪名,让偶还是来简要介绍一下旧人物的新动向。第一集中除了那个牺牲的、那个叛变的、和那个接线员,其他船员都会在第二集出现。那死掉的两个船员就不用说了,但Tank这个纯种人类不能在续集中出现,着实有些可惜,据说是因为挡期的原因。NEO和崔尼蒂这对璧人,自从在第一集末尾捅破那层矜持的纸,勇敢了表露真情之后,本集中更是如干材烈火般如胶似漆到不可开交
精彩剧照 精彩剧照
,害得墨菲斯得了严重的红眼病,直到他回到基地见到了小别胜新婚的奈奥比才痊愈。
第一集最大的反角,密探史密斯先生这次又以崭新的面目重新上市;其实,在第一集中他的言行就表明他已经部分感染了人类的感情和性格,这种感情加上他自身强大的意志力,使他得以对抗MATRIX让他消失的命令,在奇异复活的同时也获得了随意复制的超能力,成为MATRIX系统内的一个自由体。他的唯一目标就只有NEO,而且这种意识并非为了MATRIX系统的安全,而是完全为了自我强烈的复仇意识。为了杀死NEO,他可以摧毁任何东西,包括MATRIX。
“先知”在第二集中将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事实上,她的身份一直是《黑客帝国》最大的一个迷:她到底是个人,还是一个具有自我意识的程序?她隐藏在哪里,又是如何产生的?这些问题,都只有等观众们在两部续集中寻找答案了。
好,熟人介绍完毕,轮到新丁们出来溜溜了:
◎铁血娘子—奈奥比(Niobe)
我们已经知道,这位美眉是墨菲斯同学的欢喜冤家;大部分人不知道的是,她还是锡安基地唯一的女船长,她的那艘飞船名为“洛格斯”(Logos),是整个基地上体积最小,但速度最快的飞船。大家别看该美眉身材娇小玲珑一如她的飞船,她可是基地指挥官里最强悍的成员,性格倔强,脾气也不小,连墨菲斯都得让她三分;同时,与墨菲斯相比,她对NEO并没有那么大的信心;她只相信自己,相信战斗才能改变一切。的确,她在战斗方面非常在行,个人搏击能力也属一流,难怪被选作担任《进入母体》(Enter the Matrix)游戏的主角了。
扮演这这一铁血娘子的,就是威尔史密斯同学的老婆——杰达·平克特·史密斯。诸位可能还不太熟悉这个名字,她就是艾迪墨菲的《肥佬教授1》里面那个漂亮黑美眉,也是《拳王阿里》中拳王的几位老婆之一。面对奈奥比这一极富挑战力的角色,杰达勇敢地演绎出了独特的风采,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把她本人固执的一面发挥得淋漓尽致(相信她的老公对此深有体会,嘿嘿)。据说,威尔本人也是《黑客帝国》的超级影迷,他曾向老婆吹枕边风,要她向沃卓斯基兄弟代为求情,看能不能在续集中扮演个密探什么的,毕竟,他还是有不少穿黑衣、戴墨镜的经验的。奈何导演硬是不给面子,估计是考虑到要是这哥们把《黑超特警》的罗嗦劲带进MATRIX里,那整部戏的味道就变了。
◎战斗三人组—洛克(Lock)、ZEE、林克(Link)
洛克和墨菲斯一样,是另一艘指挥船的船长。尚不清楚他有何值得一提的故事;
ZEE是洛克的船员,和洛克是一对;
林克则是继坦克(Tank)之后担任墨菲斯的Nebuchadnezzar号飞船的新接线员。
虽然没有进一步的信息,但从这三人的身份来看,无疑是墨菲斯的并肩战友。从三人的造型来看,也没有哪一位象第一集的塞菲(Cypher)一样有叛变的可能。有鉴于整个故事还得以NEO、墨菲斯、崔尼蒂三人为重,因此这三人的戏份估计都比较少。
唯一有点八卦的是ZEE这个角色,她本来是由美国新锐女R&B歌手阿莉亚(Aaliyah)扮演的,无奈后者在2001年8月25日的一起飞机失事中不幸遇难,那时她已经拍了十几个镜头了。这令《黑客帝国》的制片人乔西佛比较伤心,因为是他从《致命罗密欧》开始把阿莉亚捧上影坛的。
◎东方高手—守护天使(Seraph)
编辑美眉三令五申地要偶不要透露过多剧情,所以,这里偶只能按捺住急性子,告诉大家,这个守护天使是续集中某位关键人物的保镖,在电影中将有一段和NEO的对打,功夫指数十万!那么,该人物是正是邪呢?嘿嘿,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么?
本来,这一角色是沃卓斯基兄弟特别为李连杰量身订做的,指望由真正的东方“功夫皇帝”来出演这一战斗力级别和NEO不相上下的神秘人物。可惜双方在片酬上谈不拢,李当时要价1300万美元,而片方只能给出200万,因为差额太大,李放弃了这一角色。后来,片方又接触过东方女侠杨紫琼,不知怎的,也没有谈成。因此,这个机会最后落到了即使在亚洲也并不是很有名的倪星头上。该同志又名邹兆龙,出身于台湾,五岁习武,十二岁开始做替身,十八岁便主演了第一部电影。从台湾军队服役完毕后,他到香港电影圈发展,曾先后出演了《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中南海保镖》、《给爸爸的信》(又名《父子武状元》)、《白面包青天》等影片。有趣的是,在那几部和李连杰演的影片中,他的角色都是李的敌人,看来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至于倪星同学在好莱坞的前途,那就得看个人造化了;如果他在本片中给人印象深刻,有制片人出头把他包装成新一代功夫明星也说不定,毕竟,他还年轻。
◎邪恶宗师—梅罗纹奇(Merovingian)+致命诱惑—佩瑟芬(Persephone)
梅罗纹奇是MATRIX系统内的又一个超级神秘人物,他把自己象“先知”那样隐藏在系统中,同时他也拥有改写系统程序的能力。但是,他并不是站在NEO这边。他住在母体系统内的一座城堡里,沉迷于一切奢华的东西。然而,他唯一缺少的便是感情;俗话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他也最热衷于沉迷在感情的虚像里。
佩瑟芬是这样一位Dracula公爵似人物的妻子。熟悉希腊神话的同志们都知道,佩瑟芬乃希腊神话中的“丰饶之神”,是主神宙斯和女神底米特之女,后来该仙女在玩耍的时候不小心被冥王哈第斯绑架,半推半就地做了后者的王后。电影中的佩瑟芬极其性感迷人,虽然她本身没有感情,但是只要她接触了某人,就会立刻感知对方的内心世界。
可以说,梅罗纹奇和佩瑟芬就象母体里的吸血鬼夫妇,优雅而致命。在
《黑客帝国1》剧照
《黑客帝国1》剧照 (8张)
整部续集中,他们都和NEO他们纠缠不清,而这两人之间也是彼此勾心斗角。这一对角色的加入,大大地增加了续集故事情节的复杂程度,他们与主人公的关系,也将极大地影响NEO完成他天赋的使命。
饰演梅罗纹奇的,是法国著名演员兰伯特·威尔森。无论是在大银幕,还是在舞台,他都有闪亮的表现,曾五次被提名法国电影恺撒奖(法国的“奥斯卡”)。最令人吃惊的是,该同学具有极其多样化的艺术细胞,他有着美妙的歌喉,出过数张唱片,个人音乐会更是开出了法国,开到了加拿大、日本,还有香港;同时,他还是位很有水准的音乐评论家。片中那位集优雅与邪恶于一体的梅罗纹奇,由这样一位多才多艺的同志出演真是再合适不过了。他在片中是什么样子呢?那可是属于高度机密,至今仍未曝光。至于扮演佩瑟芬的莫尼卡·贝鲁琪,是大家都比较熟悉的意大利美女,这里也就不再罗嗦了。
◎关键人物—制钥者
制钥者也是象“先知”一样“隐居”在母体内部的一个神秘人。在他的房间里有着成千上万把钥匙,其中有一把掌握着整个母体的口令。得到它,NEO他们就能成功地破坏整个母体了。当然母体为了这点要发飙,决不能让弱点掌握在别人手里。
扮演这位睿智的制钥者的是老舞台演员蓝道·杜克·金,有几十年的舞台经验,“触电”只是近几年的事,不过触到的都是中国观众比较熟悉的:周润发的两部《替代杀手》和《安娜与国王》。
◎至酷偶像—双子星病毒
如果要我说《黑客帝国》续集中最喜欢的角色,我会毫不犹豫地指出是这对病毒双子星,同时预计他们将继基努·里维斯之后,成为黑客迷的新一代偶像。没办法,他们太酷了。
当初沃卓斯基兄弟在设计这一对角色时,就是要让他们成为令少女尖叫的带有后现代风格的超级邪神。这对银发蛇辫,身着银色风衣、夹克,脚蹬白蟒皮靴的孪生兄弟,其实也是母体系统内的一对自由病毒,他们可以不受母体控制地自由来去,更可怕的是,他们可以随意隐形和还原。和一般电影中 “无形有质” 的隐形功能不同的是,他们能在瞬间做到“无形无质”,然后又随意变回来,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体。他们的武器更是酷到极点,那是一把总长不超过手掌心的折叠刀,简直是高深莫测。有这样一对邪神存在,NEO他们在母体当中的活动变得更加险象环生。
扮演这一对偶像人物的,就是英伦空手道黑带级高手阿德云·雷蒙特和尼尔·雷蒙特兄弟。两兄弟是看着香港功夫片长大的,自16岁起开始练习空手道,至今已有15年的功力。空手道之外,他们还是健美运动爱好者,身材保持得一级棒。不要说女生们,连我都要开始流口水了!
恩,看来《黑客帝国》中有名有姓的新角色都提到了,慢着,似乎还有两个漏网之鱼。一个是“建筑师”(Architect),他似乎是整个母体系统的建造者,是MATRIX的无冕之王;另一个是“鬼魅”(Ghost),对他所知的仅仅是这个名字。很有可能,这两个家伙才是关系到MATRIX最后谜底的关键,因此被列为最高机密,在各种资讯上都查不到“建筑师”的扮演者,难道他是······?“鬼魅”的扮演者是Anthony Wong,从简历来看也是位舞台和电视剧经验比较丰富的演员。我开始还错误地把他认作了香港的黄秋生(英文名也是Anthony Wong),这也怪《黑客帝国》官方网站搞错了,误将老黄主演的《辣手神探》也囊括到这个年轻的Anthony Wong电影列表中。可见,任何权威都不要相信,“黑客”也有犯简单的搜索错误的时候。

幕后制作 编辑

在《黑客帝国3:最后战役》里,奇洛里维斯饰演的主角尼奥,为了保卫心爱的人与最后净土“锡安”,他和墨菲斯、崔妮蒂与锡安军队,倾全力抵抗母体机械大军的侵略,战火不仅遍及深在地底的锡安,还向上直冲地表。值得一提的是,延续《黑客帝国1》的气势,第二集《黑客帝国2:重装上阵》已拥有全球7.34亿美元的票房,是票房总收入最高的电影。
“黑客三部曲中值得我们关注和探讨的思想精髓始终是一致的,那就是影片处处涉及和思考的关于人类未来命运和如何对待它的问题。”
人和网络的关系
《黑客帝国》里的人们生活在计算机网络,
拍摄花絮 拍摄花絮
他们的世界实际是虚拟的世界。虽然这个故事本身也是"虚拟"的,但它的背后是人们对未来计算机与网络世界的不可预知的深深的忧虑。从网络爆炸式的发展速度来看,像影片里那样"黑客帝国"式的生活也许终将到来,但不管结局如何,不可否认的是未来的发展,将几乎无一不与网络相关。
“未来生活,也许网络不会‘杀了’我们的身体。但它已经‘杀了’我们现有的生活方式。”
人和人工智能的关系
人们对人工智能的紧张无疑是由于人类在地球上的统治地位因此而受到了威胁。这种对自己所处环境与地位改变的担心是人类时时刻刻存在的。“克隆人”的紧张也无非是同样的一个问题。人类无时无刻不在创造新技术,但又无时无刻不面临着新技术的挑战。"人工智能"的问题只是我们在进化过程中遭遇的难题之一,能否将其克服,也终将只能依靠人类自己。
人类的进化
“从上面的叙述看来,第一,二集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是人和机器的斗争。
《黑客帝国3》剧照
《黑客帝国3》剧照 (11张)
其实描述的是机器自身进化的过程,人是有学习进化的能力,机器也有,它利用和研究人类那些还不能由机器表达的情感,来进化自身,从而达到更好的控制人类。”
人类自身进化的过程也是这样的吧?
半年的时间转瞬即逝,当热情的影迷们还沉浸在挖掘《黑客帝国2:重装上阵》的内涵的时候,《黑客》系列的终结篇马上就要与全球观众见面了。如果说第一集是“小试牛刀”的话,那第二集就是一场名副其实的“头脑风暴”:几乎没有一个观众在刚看完第一遍时能完整理解电影到底说了什么,甚至直到今天,在经历了全球影迷的共同猜测与攻关之后,我们还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因为一切的谜底都在这第三集中。
在2003年10月27日《黑客帝国3》于洛杉矶新落成的“迪士尼音乐大厅”(Walter Disney Concert Hall)举行全球首映礼之前,恐怕还没有一个影迷敢打包票自己的猜测,或者自己得到的消息一定是正确的。任何所谓影片介绍都只是“隔靴搔痒”。但是,作为死忠影迷,即使隔着层层封锁,还是忍不住要搔上两搔的。下面,就让我们揭开史上保密度最高电影的一角面纱吧!
剧情初探
随着第二集最后那个“to be concluded”的字幕,所有观众的心都被吊在了万丈悬崖边上:尼奥到底怎么啦?他怎么可能在“真实”世界里毁灭电子章鱼?他又如何能“感觉”到机器?已经侵入了班恩(Bane)大脑的史密斯又会对身处昏迷中的尼奥开展什么行动?
事实上,尼奥的身体在真实世界的飞船上处于昏迷状态,他的思维却被困在一个“中空”地带:那里既不是母体,也不是机器占领的真实世界。这个地方叫Mobile Avenue Train Station,显然是个火车站,不过是梅罗纹奇的势力范围(因此不受常规母体程序控制)。尼奥醒来时遇到了一个神秘的小女孩和她的父母,还碰见了“火车人”(The Trainman),后者控制了该车站所有母体与机器世界之间的交通。
与此同时,在真实世界的墨菲斯、崔妮蒂与Logos号飞船的奈奥比会合了,当然,还有那位被洗脑夺体的班恩。崔妮蒂他们从“先知”那里知道了尼奥的现状,在守护天使的带领下,去找梅罗纹奇要人,喜欢享受的阿梅那时正和佩瑟芬在他管辖的地狱酒吧欣赏SM的氛围,他当然不肯交出尼奥,因此大家少不了一场激战。在佩瑟芬的帮助下,崔妮蒂他们终于将尼奥带回现实。
在最后一次和“先知”交谈之后,尼奥明白了他的使命。从这开始,故事就分两条线进行。一条是墨菲斯和奈奥比杀回锡安,和基地的人们共同对抗机器大军的进攻;另一条线是崔妮蒂不愿意和尼奥分开,决心放弃一切和尼奥共同前往机器S世界的圣地——01城。奈奥比虽然不相信先知的话,但她开始相信尼奥,把自己那艘最快的logos号飞船借给了尼奥和崔妮蒂,而自己和墨菲斯乘坐Hammer号回锡安。没想到偷偷醒来的班恩溜进了Logos号,一场激战过后,班恩的肉身死去,尼奥身受重伤。历经重重机器大军的堵截,尼奥终于抵达01城。再说锡安城这边,人类已决定展开最后的自救行动,他们组织起了所有的APU(Armored Personal Units单兵作战机甲),和250000电子章鱼以及大型钻探机器展开了决斗。
尼奥在01城终于得以面对“机器大帝”(Deus Ex Machina)——机器世界的真正主宰,双方展开了谈判并达成了协议。与此同时,史密斯的能力又扩充了,凡属尼奥接触过的信息他都能分享。他找到了先知的藏身之处,并将她复制成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他也了解到了尼奥的使命。可是他不怕,并开始在母体中无限复制自己,系统危在旦夕。
和“机器大帝”达成协议的尼奥被送进了母体,而史密斯正在那里等他,两人展开了一场只属于“超人”的决斗。机器与人类,两个世界的命运都取决于这一战的结果,而最后结果是。
恐怕不能再说下去了。紫霞美眉曾经说过:“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到这个结局。”对于《黑客帝国3》来讲,恐怕导演沃卓斯基兄弟也是这么设想的。没有人知道他们会在多种可能的“最终世界”中选择那一种模式。这也是电影最后的悬念。
当然,这也不是说我已经把其他所有的悬念说完了,还早着呢!例如,那个小女孩到底有何特殊和重要之处?她和先知、佩瑟芬、少年有何关系?网上流行的解释似乎没一个很中听的。还有,火车站和梅罗纹奇的老巢是两个不同的地方,崔妮蒂他们是如何通过找阿梅来解救尼奥脱困的?佩瑟芬的最终身份是什么?此外,还有在《黑客帝国动画版》中备受青睐的“少年”,他又会是怎样的结局?太多的疑问,注定要到上映那天才END。
至于母体的真相,根据参加完芝加哥和纽约内部试映的革命同志们介绍,我们以前所猜想的,全错了,而且错得不轻,尤其是那个“母体中的母体(Matrix in Matrix)”理论。而电影最后的答案,基本上能让绝大部分兄弟满意。

音乐原声 编辑

1.黑客帝国
配乐: 唐·戴维斯 (Don Davis)
专辑曲目
01. Main title/Trinity infinity
02. Unable to speak
03. The power plant
04.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05. The hotel ambush
06. Exit Mr. Hat
07. A virus
08. Bullet-time
09. Ontological shock
10. Anything is possible[4]

获奖记录 编辑

2000 第七十二届奥斯卡 最佳剪辑
《黑客帝国》海报
《黑客帝国》海报 (16张)
2000 第七十二届奥斯卡 最佳音响
2000 第七十二届奥斯卡 最佳效果(视效及其他)
2000 第七十二届奥斯卡 最佳音效剪辑
2000 第五十三届英国学院奖 最佳音响
2000 第五十三届英国学院奖 最佳特效
2000 第五十三届英国学院奖 最佳摄影
2000 第五十三届英国学院奖 最佳剪辑
2000 第五十三届英国学院奖 最佳艺术指导
2000 第二十三届日本影艺学院奖 最佳外语片

影片评价 编辑

哲学、神学、无神论都在《黑客帝国》里有浓重的表现,诺斯替教的教徒也会注意到很多相关的主题,还有很多内容涉及印度教、佛教、道教和基督教,还蕴含启蒙、涅盘、重生的概念,对印度教和佛教的深度涉及包括自由意志对抗命运,还在电影的配乐中使用印度教的颂歌、理念、虚幻(Maya)、因果报应(Karma)和自然存在的多种观点。《黑客帝国》以很多方式解析真实、超现实,还有人的观点是实质的、物理的世界才是虚幻。
一些基督教自由主义者说我们正生活在这样的世界,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就是被教化,启蒙。他们相信达到启蒙的人有亚伯拉罕(相传为希伯来人的始祖),摩西(《圣经》故事中犹太人古代领袖),施洗约翰耶稣穆罕默德(伊斯兰教创始人)。他们认为电影中Neo,MorpheusCypher对应圣经新约中的耶稣,施洗约翰和犹大。这些基督教自由主义者相信黑客帝国和现实唯一的区别是,外部世界应该是天堂而不是电影中描述的黑暗的世界。
有许多书和网站探讨黑客帝国哲学。其中最主要的探讨是这个问题:我的世界是真实的还是虚拟的?这个问题也因为其他电影而提出,比如eXistenZ和The Thirteenth Floor(都和《黑客帝国》同年发行,但在票房和受注意度都不及《黑客帝国》).还有相似的电影,The Truman Show(楚门的世界)和Abre los ojos(翻拍为Vanilla Sky).这个学说还被哲学家Nick Bostrom升级,写成(你生活在一个电脑世界吗?)
《黑客帝国》以相似的文学精度跟随Campbellian monomyth arc的所有阶段,甚至包括周游,大战发生于地下这样的细节,甚至三个头的永生敌人(电影中三个特工)。
先知的角色类似古希腊神话中的先知角色。细致的说,她对Neo的警告十分类似神话中先知给斯巴达王Leonidas在塞莫皮莱大战前的警告。在希腊神话中,她警告Leonidas说,那么他的城市被毁灭,要么一个斯巴达国王必须死去,所以Leonidas必须选择自己的生命或是整个城市的命运。深远的说,如果Neo选择救自己的命,Smith就能从Morpheus那里得到进入Zion城的密码,那Zion就会毁灭。所以,根本上说,Neo的选择和Leonidas一样:他自己的生命,或是整个城市的命运。
《黑客帝国》背后的观点基于哲学的认识论,比如柏拉图的洞穴理论和笛卡尔第一哲学沉思录。在一个唯我论的著名的实验中,物体只是缸中之脑:《黑客帝国》里,Neo是被装在营养皿中。是否选择红药片,接受真实的选择类似上世纪70年代的一个美国哲学家罗伯特·诺兹克(Robert Nozick)设想的一个实验。
后现代思潮在电影中也有重要的地位。在电影开头,Neo藏非法软件的书是法国哲学家让·鲍德里亚(Jean Baudrillard)的模仿和拟像(Simulacra and Simulation),这部作品描述了基于拟像的超现实体验。人们往往用鲍德里亚的哲学来论证《黑客帝国》是对现代商业化,媒体化社会的寓言。
Morpheus的著名台词"pulled over our eyes to blind us from the truth"(来到我们眼前来使我们看不到真实)直接来自Charle Peirce的言论。
相关文学
黑客帝国的故事对历史和文学有众多的联系,包括《爱丽丝漫游仙境》,救世主信仰,佛教,诺斯替教,和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的小说,特别是《神经漫游者》。吉布森在世界范围内普及了虚拟现实和计算机网络的界面,他还在自己的蔓生三部曲中首次使用了Matrix这个词。然而其名字和概念显然出自更早的1976年英国科幻电视剧系列Doctor Who,使用了Matrix作为虚拟现实的代名词。(在吉布森的小说中具体指代网络拟像)。第一个写作关于虚拟现实的作家是Daniel F. Galouye,在1964年出版了Simulacron Three。
人工智能打败人类的概念先前被数百部科幻作品触及到。很多人认为黑客帝国系列受到Philip K. Dick作品的影响,不只是因为包含了大量诺斯替教的教义和预言,还有后启示录世界与机器打仗。世界被机器控制,人类藏于地下的创意最早出自1909年E. M. Forster的短篇小说Machine Stops。
《黑客帝国》剧情类似吉布森的《神经漫游者》的基本走向。这并不奇怪,因为《黑客帝国》和《神经漫游者》都是相同的赛博朋克,属于软科幻。(《神经漫游者》的出版造成了对赛博朋克普遍深入的影响)。两个故事中,一个黑客被招募执行一项艰难的任务。相似之处有黑客英雄,女性助手,和恶意的虚拟对手。
两部作品仍然有极大的不同之处。比如说,吉布森的人类图灵机警察(《攻壳机动队》等作品的创意来源之一)限制人工智能的增长。Matrix中的特工则相反,是AI限制人类的增长。吉布森的作品表现了人类必须在AI能源冬天的时候行动;最后也是好人获得胜利。相反的,黑客帝国中人类和AI的关系模糊了正义与邪恶的界限。以这个立场来看,黑客帝国中叙述性的内容时常与《神经漫游者》相反。
两者之间另一个联系是一个叫做Zion的地方。《神经漫游者》中,Zion是由塔法里教徒创建的殖民地,是主要角色在到达自由乐土之前休息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轨道站。小说的最后部分就发生在这里。《黑客帝国》中,Zion是自由人类的地下家园。这很有可能是一个巧合,因为Zion是一个常用的神话城市隐喻,代表人类的最后希望.Zion在黑客帝国中的使用既是一个隐喻,又是表达对吉布森的敬意。
黑客帝国和Frank Herbert的小说Dune也有相似之处,人和机器的战争蕴含宗教暗示。其他的相似之处出现在《黑客帝国3矩阵革命》中。Neo在与敌人搏斗中弄瞎了,但仍然可以看见,但“看见”的方式不同了。Paul Muad'Dib在Dune中也一样。在那之后,Neo看见了一条“金色大道”,在Dune中则被称为“选择”,Dune中的Muad'Dib没有选择这个,而在《黑客帝国3矩阵革命》中,Neo选择了这条路。还有,Neo选择牺牲自己来达到和平,Paul Muad'Dib放弃了一切到Dune Messiah的沙漠来拯救他帝国里的人民。但并不是说《黑客帝国》大量受这部书的影响,《黑客帝国》中的各项举动都是来自宗教概念。科幻作品大量的相似性是由于宗教观念的普及导致的。[5]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电影系列